您好: 请登录!
湖北智慧农村网
图片新闻
热点新闻
图片新闻
我的位置:图片新闻
一棵法桐会掉3.7亿根“毛”,华农教授包满珠要种出不掉毛的法桐
  
  
发布时间:2022-04-22 09:15:01
    
来源:长江日报
    
阅读量:474
    
发布人: zhangsy

一簇簇、一团团、一片片黄絮被风吹着,打着旋儿朝人扑来,往眼睛里飞,往鼻子里钻,拿手一挥又粘了一手。路人嫌它遮挡视线,环卫工人嫌它徒增劳碌,过敏人群更烦它,一连串喷嚏打下来。法桐飞絮四月天,总有人发问:这毛絮到底要怎么治?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华中农业大学园艺林学学院包满珠教授用了30年。他们培育出的7个悬铃木(“悬铃木”俗称“法桐”)新品种获得国家植物新品种权,与传统法桐相比,这些新品种每一个都能减少百分之八九十的毛絮。包满珠说,这还不够,他们还要继续研究50年、100年,培育一棵真正无球毛絮的完美法桐。


新品种法桐飞毛量减少90%

image.png

包满珠在华中农业大学悬铃木培育基地查看新品法桐嫁接效果。 长江日报记者詹松 摄

4月14日,长江日报记者和包满珠约在江夏区舒安街苗圃基地进行采访。包满珠团队和武汉市苗业有限公司在这里共同培育了1万多棵法桐新品种。几乎每周,他都要来这里看看,每次一待就是半天。

包满珠穿着一身工作服,衣服前面有4个兜,方便他揣剪枝刀;脚上穿着一双适合下地的硬底鞋。这件他穿了十几年的衣服袖口处,已经磨出了线。他随手从地上捡了根长棍,指着眼前1000多亩法桐问记者,“看得出区别吗?”

记者抬头四处望,看树干、看叶子、看枝蔓,看不出所以然。

包满珠用棍子随手指了一棵树,“你看它,左边的叶子深绿,右边的叶子嫩绿,左半边是传统法桐,右半边是嫁接成功的少球少毛新品种”。循着棍子的方向,记者看明白了,传统法桐和他培育的遗传改良新品种,在一棵树上和谐共存。

包满珠又摘下3把叶子,一把是传统法桐,另两把是他培育的新品种——华农丽风和华农青龙。

“看出区别了吗?”包满珠又向记者提问。

这一次,他把3把法桐叶摆在记者眼前,区别清晰可见。传统法桐的叶面上披着一层厚厚的毛,包满珠轻轻用手一搓,毛絮成片成片地掉。另外两个新品的叶面,绒毛只是浅浅铺了一层。

“和新品种华农丽风比,传统法桐叶面锯齿多,显得毛糙。华农丽风似枫叶,颜色浅、叶形整齐、叶缘平滑、叶面油光,飞毛量比传统法桐少80%,适合做行道树。另一个新品种华农青龙,与传统法桐相比,飞毛量减少90%,长势旺盛,适合在居民小区种植。”三言两语,包满珠将他的科研成果介绍完了。

记者问他,新品种的培育研究,用了多少年?包满珠说,差不多30年。

记者感叹,法桐无飞毛,那就是一棵完美行道树了啊!包满珠兴奋了,抬头看着记者,语气里又多了几分憧憬:“对,我就是要培育出一棵完美法桐。”


华农法桐遮阳让他选定研究课题

image.png

包满珠教授在华中农业大学实验室进行悬铃木梧桐的培育。长江日报记者詹松 摄

法桐是行道树中的传奇。它生长快、树冠大、适应强、耐修剪、防尘土、抑噪音。每年暑夏,赏景乘凉时,谁不道一声好大一棵树。当飞絮扑面,人们的烦恼也接踵而至。

包满珠本科就读于北京林业大学(当时为北京林学院),一次园林植物育种学课上,老师讲到“悬铃木是全世界最好的行道树之一,但有落果飞毛的问题”,包满珠问自己“可不可以让悬铃木不掉毛?”这个问题此后一直埋在了他心里。

1984年,大学毕业的包满珠到华中农业大学(当时为华中农学院)工作。8月下旬酷暑难耐,包满珠下了公交车走进华中农大校园,一股凉意让他神清气爽,抬头一看,原来是道路两旁的悬铃木将烈日遮挡了。包满珠抬头望着法桐林荫,坚定了他把法桐作为今后研究课题的打算。

此后多年,包满珠曾赴英国进行博士后研究,又赴荷兰、美国等国访学。无论到哪里,他都要走一走当地的梧桐大道,了解其他国家治理法桐飞絮的经验。包满珠了解到,欧洲国家大多通过修剪控毛,可以减少法桐果毛的产生。但修剪后的法桐不仅破坏了树形,失去了观赏性和遮阴效果,且任务繁重、成本高。

法桐被称为“行道树之王”,在世界各国广泛种植,引入中国也有百年历史。在我国一些城市,法桐更被认为是一种城市文化,乃至城市灵魂。老上海人常说:“有梧桐的地方才是上海。”南京人念着改编的顺口溜:“树是梧桐树,城是南京城。一句梧桐美,种满南京城。”

什么都好的法桐,就是掉毛。以南京为例,主城区法桐行道树共栽种8万余株,当地媒体曾报道,满城落絮的季节,全市一天就能扫出近60吨的梧桐毛絮。

包满珠想改变法桐飞絮规律,让人们免受飞毛之苦。1993年起,他开始着手做悬铃木研究准备。


育种周期漫长把论文写在大地上

image.png

在华中农业大学悬铃木梧桐繁育基地,可以明显看出传统法桐和少果新品法桐的区别。后排深绿色树木为传统法桐,前排嫩绿色树木为新品华农丽风。 长江日报记者詹松 摄

1993年,开始着手研究法桐飞毛问题的包满珠做好了30年、40年甚至永远没有任何成果产生的心理准备。他把法桐遗传性状改良的研究比做一个“黑箱”,“黑箱里有两种可能,一是成功,一是失败,只有完全打开才知道是什么结果”。

但探究黑箱的过程比预想的更艰难。

30年间,包满珠带着团队到河南、江西、湖北等地进行野外实地调查,收集了500余份晚花少果的特异种质法桐资源,并在试验苗圃扦插、嫁接繁育。

他曾经的学生,如今的同事张佳琪副教授记得,包满珠常常自驾,带着他们一大早从武汉出发,驱车前往河南信阳鸡公山,那里房前屋后都种着法桐。他们仰着头,一棵棵看,看到哪棵法桐结果少,就掏出记号笔给这棵珍贵的优良株系做上编号。等到来年,再来鸡公山,寻找这棵树,还是抬头望,继续记录观察结果。

一年又一年,至少要反复观察5年,才能确定这棵树是否真的“少毛”。30年时间,他们将收集的500余份特异种质法桐资源,通过引种、扦插、嫁接、实生选育、倍性育种等方式,培育出了7个法桐新品种。

“当年你看好的种子选手,养护了四五年,或许有一天突然结果飞毛了。你只能放弃,开始新一轮的育种培育。”张佳琪告诉记者,法桐具有5到8年的童期,对性状稳定性的鉴定,特别是结果、出毛等性状方面的研究需要多年连续观测,其育种周期之漫长可想而知,这也极大地阻碍了法桐新品种的培育工作。

这样的失败总是反复出现。包满珠解释,我们常见的悬铃木(英桐)是美国悬铃木(美桐)和法国悬铃木(法桐)的杂交后代,遗传背景复杂,很难将它破译清楚,也很难写一篇像样的理论性文章。“只能静下心,慢慢来,把论文写在大地上。”包满珠对他的团队成员说,“要有点劲头,要耐得住寂寞,才能盼来无毛法桐到来的那一天。”

走在梧桐基地,包满珠和记者开玩笑,“我每天都在地里干活,每天这样抬头看树,这辈子是得不了颈椎病了。”


研究生入学的第一个任务是“数球”

image.png

4月14日,包满珠在华中农业大学悬铃木培育基地查看新品法桐嫁接效果。 长江日报记者詹松 摄

武汉市园林科学研究院植物所工程师张思思向记者形容,城市和法桐毛絮的斗争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早在2017年,南京开启了法桐飞絮预警,实行24小时精细化飞絮预报。今年4月,武汉也发布了法桐飞絮预警地段,提醒市民防护。2020年,上海出台全国首个悬铃木果毛防范规范。更多的城市通过人工修建、喷洒农药,物理冲刷减少法桐飞毛。园林部门昨天种树,今天治理,忙出一脑门的汗,只为对抗大自然的强大生命力。

法桐飞毛,飞的是两种毛,一是叶片背毛,二是球果炸裂后飞毛。通过减少球果数量,能极大地减少飞毛量。

学生林战帅记得,两年前硕士研究生入学,包老师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是“数球”。同一胸径的新品种法桐和传统法桐各选多棵,记录它们每年的果球量,观测新品种的稳定性。

每年冬季,待梧桐叶落,林战帅的“数球”工作就开始了。

研一那年,林战帅在华中农大悬铃木繁育基地选了15棵华农丽风、15棵华农青龙,又在华中农大校内找了胸径尺寸相当的6棵传统法桐。按照林战帅的观察统计,一株华农丽风平均结球30.13个,一株华农青龙平均结球4.93个,而一株传统法桐的平均结球量为645.16个。这些球里藏着的,就是乱花渐欲迷人眼的飞毛。

一个成熟果球里到底藏着多少根飞毛?包满珠自己数过,他统计出每个成熟小坚果有果毛约580根。一个果球约有1600个小坚果,共计有毛约92.8万根。一株十多年生,胸径为10厘米的未经修剪的法桐,每年可结200到400个果球。

法桐飞絮为何那么多,他们的统计数据给出了答案。


无球少毛的法桐很快会来到我们的城市

image.png

悬铃木(俗称法桐)的嫁接试验。长江日报记者詹松 摄

在包满珠的30年科研生涯中,他把“少毛悬铃木培育”作为自己毕生的科研重点。作为少果悬铃木培育先行者,他向记者回忆,前十几年,他们都是在摸索中前行,更是在黑暗中前行,看不到一丝亮光。十几年后才慢慢有了点眉目。做少果悬铃木研究30年,获奖寥寥,唯在2018年,他的成果《悬铃木种质资源创新及晚花少果品系的选育与推广》获得了中国园艺学会颁发的华耐园艺科技奖。

近两年,包满珠团队的研究成果迎来了实质性的进展。7个品种陆续获得国家植物新品种权,其中亲和性最好的华农丽风和华农青龙开始面向市场重点推广。

今年2月初,河南新乡的相关部门在当地栽种了1500棵华农青龙。新乡市园林绿化中心工作人员刘艳芳告诉记者,每年4月,市长信箱里的投诉总少不了梧桐飞絮,飞絮问题无法根治,他们也头疼。去年,新乡市对人民西路进行提升改造,他们决定试一试“不飞毛”的法桐新品种,“经过两个月的观察,新品目前长势良好”。

从2017年起,包满珠团队和武汉市苗业有限公司、万绿生态园林股份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联合繁育、研发、生产法桐新品种。

在位于河南新乡的万绿生态悬铃木繁育基地,2000多亩的苗圃里栽种了17万株法桐新品。繁育基地总经理顾天雷说,基地共有胸径12厘米以上的成苗2万多棵,待到明年长成15厘米后可集中上市。愁不愁卖?不愁。近两年,上海、南京、郑州、开封、阿克苏等地的园林部门都曾打来咨询电话,想要采购新品种法桐。但不飞毛新品种法桐距离大规模走向市场,或许还要一些时间。

武汉市苗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沙飞解释,目前,新品种还未实现规模化培育,成苗少,嫁接养护成本高,新品种法桐的价格会比传统法桐高出一倍以上。但沙飞相信,无球少毛的法桐将会很快来到我们的城市。

包满珠从30岁干到了60岁,培育少果悬铃木的研究注定是漫长且孤独的旅程,但他乐在其中。他把法桐基地里的一株株树苗当作自己的孩子,看着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希望我以后所到的每个城市,都能看到不飞毛的法桐,让老百姓免受飞毛之苦。”这是包满珠的期待。

免责声明: 1. 本平台为公益服务平台,凡本平台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用于非商业目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由于本平台采用的非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取得联系,如本平台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电子邮件或电话联系我们,以便采取适当措施或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经济损失。 2. 对于已经授权本平台独家使用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平台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联系电话:027-87828083-8010。
分享至:
上一篇:
下一篇: